(原文发表于3月8日,作者是露天看台作家Grant Huges,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利拉德和一支球队共渡难关,我们对此会不假思索,赞许地点点头。但后来,还在合同期内的本-西蒙斯和哈登用有争议的方式离开了球队,我们就不得不为了平衡先前被利拉德激发的感觉而生出一种体谅,意识到大多数有影响力的员工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到他们想去的地方工作。

要处理这种认知上的矛盾是困难的。一方面,那些愿意作出牺牲(为了帮助球队,当然,但也常常是帮助了球队的亿万富翁老板)的球员值得尊重;另一方面,也应该承认,在雇佣关系中,“为自己谋利”这种心态在本质上并没有错。

我们不打算在这里解决这个矛盾。相反地,我们将会着重介绍越来越少的一直留队的NBA球员群体。在一个被漂泊定义的时代,这些人在一支球队度过了整个职业生涯。对于退役球星,我们只列举那些在近十年中结束了职业生涯的球员,并会指出那些他们有机会选择离队的重要时刻。

下面的很多名字都是其球队尽可能留住的、万神殿级别的超级巨星,这并非巧合。因为归根结底,关于球员的忠诚唯一可以断言的事情是,除非球队也回应球员的感情,否则忠诚就毫无意义。

没有任何一个球员比诺维茨基在一支球队效力的时间更长,而他在达拉斯的坚守甚至因缺乏戏剧性而更显非凡。因为我们将会看到,大多数其他标志性的“一人一城”球星至少有过几次请求被交易或者被球队加入正式的交易讨论的经历。

关于诺维茨基,我们能找到的最大的交易流言只不过是一个模糊的报道,说他当时是一个潜在的用以从猛龙换来卡特的筹码。而到了2004年,小牛的老板马克-库班已经在这个2.13米的神射手身上贴上了“非卖品”的标签,清除了诺维茨基穿上其它队服的可能性。

作为联盟历史总得分第六的球员,诺维茨基对达拉斯的奉献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他反复降薪来帮助小牛建立灵活的薪资空间。据估计,他职业生涯拒绝的总工资多达1.94亿美元。

我们也许能看到有人打破诺维茨基的21个赛季的留队纪录,但绝不可能有另一个处境相似的球员会在这么长久的生涯中放弃如此多的收入了。

科比是诺维茨基的一个完美的反衬,因为他既要求被交易,又拒绝为留在湖人而降薪。

请记住,我们不对那些以个人利益为优先的球员作价值观上的评判。但(科比和诺维茨基的)差异是明显的,因为湖人在2013年科比签下一份两年485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之后就失去了真正的竞争力也是事实。那份合约使他成为了当时全联盟薪水最高的球员,可也是使湖人在他职业生涯剩下的时间里常规赛胜率再未达到50%的原因之一。

但科比给湖人带来了五个总冠军,所以你可以说他生涯末期的薪水要求是合乎情理的。

奥兰多魔术其实是希望邓肯的名字不在这份名单里的。早在2000年,在获得自己的第一个总冠军之后,邓肯收到了一份来自魔术的六年6750万美元的报价。那本可以让他联手格兰特-希尔和麦迪,组成东部的一支超级强队。但他最终拒绝了这份报价,选择和马刺签下了一份3年3260万美元的合同。

当这份合约在2003年到期后,邓肯已经拿到了两个常规赛MVP和又一枚总冠军戒指。此时,他没有考虑其他选项,以一份七年1.22亿美元的合同留守马刺。

在他余下的圣安东尼奥岁月里,邓肯都在签订低于他市场价值的合约,并帮助马刺在2014年拿到了队史第五个总冠军。

邓肯的生涯年数不及科比,但他和诺维茨基在各自球队的历史上都是更有象征意义的人物。这部分是因为科比在为一支有过其他许多传奇球星的球队打球。但部分也是因为邓肯和诺维茨基在生涯中作出了更多金钱和地位上的牺牲。

事实上,与其说哈斯勒姆对热火忠心耿耿,倒不如说热火对哈斯勒姆一往情深。这名在联盟征战19年的老兵自从2016-17赛季起就没有在单赛季的常规赛里出场超过16次了。迈阿密一直在用小合同和他续约,因为他能充当年轻球员的导师,对热火的球队文化也有着无人可比的了解。

在某种程度上,哈斯勒姆延续生涯的方式比我们已经介绍过的三位球员更令人印象深刻。他在接近十年的时间里都不是常规轮换球员,但对这支强大的热火来说却不可或缺。凭着无法被个人数据量化的方式,他无疑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做了许多正确的事。

我们已经提到过几次“牺牲”的概念,但吉诺比利的自我克制的在这份名单里独一无二。没错,他放弃了一些钱,但他的忠诚更多体现在他愿意接受一个与自己天赋不相称的球队角色上。

尽管他在生涯早期的形象是一名“以分钟计”的球星,但这名阿根廷左撇子随后却同意以替补身份出战,最终在自己身披马刺战袍的1057场比赛中只首发了349次。

邓肯为马刺打下了“球队优先”的基调,但让我们也为吉诺比利做了鲜有球员能做到的事情而喝彩吧:放弃出场时间、出手数以及伴随着他配得上的首发位置而来的可能的恶名。

*斯托克顿在犹他爵士度过了生涯全部的19个赛季,雷吉-米勒在印第安纳步行者打了18个赛季。即便他们结束生涯的时间略早于“过去十年”,还是值得在这里被顺带一提。

当一名球员所在的球队改了名字,换了城市,但他却还在队中的时候,他当然是忠于球队的。这也是我们对科里森的了解——他离开西雅图来到俄克拉荷马城,但从来没有离开过选中了他的球队。

这里引用一下The Ringer的Tyler Parker的话:“当厄尔-沃特森还是超音速首发控卫时,当雷霆以西部第八的身份将湖人拖入系列赛第六场时,当雷霆杀入总决赛时,他就在那里。当伤病数次阻止了他们的可能的夺冠机会时,当杜兰特离开、威少留下时,他仍然在那里。”

科里森和哈斯勒姆有相似之处,因为他在雷霆的最后五年中场上贡献已经非常有限。但这名2018年退役的2.08米的前锋也像哈斯勒姆一样被球迷喜爱着。

勇士是否会在旧金山的大通中心球馆外为库里竖起雕像并不是问题;问题只在于会有多少座。

将这支NBA最悲惨的球队之一打造为最成功的球队之一耗费了许多人的努力,但库里是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人物,而且可以说他甚至改变了篮球运动。这也算不上一件坏事。

库里本可以对自己在2012年签下的4年4400万美元的合同表达不满(尽管考虑到他的脚踝问题,这在那时候是一个合理的折中方案),但恰恰相反,他继续打球,在那份合同期内拿下了两个常规赛MVP,开启了一段王朝。

每当库里快要变成自由球员时,他的家乡夏洛特总会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的去向。但他从没真正有过要离开的迹象。现在,库里正处在自己的第二份价值2亿美元的续约合同内,他很明显会在金州度过自己余下的职业生涯。

作为库里的后场搭档,经历五次总决赛之旅、拿到三个冠军的汤普森出现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没有汤普森的贡献,金州绝不可能赢得这么多奖杯。

和库里一样,汤普森也签过非顶薪的续约合同(这也对勇士在2016年得到杜兰特有帮助),并且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要离开。他最接近离开的时候是2019年,当时有报道称,如果勇士不提供五年顶薪合同,他也许会去和其它球队会面……尽管在几周前的总决赛里汤普森遭遇了十字韧带撕裂,勇士还是送上了顶薪续约报价。

从严格的财务角度来讲,这份合同是个错误。汤普森签订它之后缺席了两个完整赛季,而且到现在也没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但作为勇士管理层对球员的忠诚的体现,这又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杰夫-福斯特在印第安纳步行者打了13个赛季。但他最后一次为球队登场的时间是2012年2月28日,比“最近十年”早了几天。这条注记是为了向他的球迷和支持者表示:“我看到你了,也认可你的表现。”

过去八个赛季中,开拓者三次在常规赛至少拿下50胜,八次打入季后赛。即使波特兰从来不算热门争冠球队,但凭借六次入选全明星的利拉德的发挥,他们一直是西部格局的影响者。

对忠诚的表达已经成了利拉德个人标签的一部分。交易流言在过去一年中传得沸沸扬扬,但他还在开拓者,这说明他和管理层对于“团结一致”都不是只放放烟雾弹而已。不过,一旦球队现在围绕利拉德重建的计划泡汤,这一切都可能改变。

公正地说,格林这名高智商球员还没有换队的一个原因是,他知道自己在其它球队处境不会比在勇士更好。他自己也差不多承认了这一点。对于他这样的得分表现挣扎但在协防/补防以及串联队友方面表现出众的球员来说,库里是理想的搭档。

格林确实有过一些离开勇士的机会,但都被他拒绝了。他不止一次以降薪的方式留下。虽然他的队友汤普森也在自己以前的续约合同中没有拿顶薪,但格林声称自己是故意作出牺牲来帮助勇士腾出用以签下杜兰特的薪资空间的。

抛开金钱,格林值得称赞的另一点是他任劳任怨地接受了小球战术中的中锋角色。那些体型更大的球员在这一点上犹豫过(嗨,安东尼-戴维斯),因为活动范围的扩大会带来更多的身体损耗,但格林选择了忍耐。这对勇士王朝的助力不亚于其它任何一个因素。

比尔已经为奇才打了十年,而且他极有可能在本赛季后签下一份价值2.46亿美元的续约合同,再为球队效力几年。他现在正稳步迈向奇才的简短的队史伟大球员名单。下个赛季,他也许就能超越埃尔文-海耶斯,成为球队的历史得分王。

关于交易的讨论已是这几个赛季的固定事项,但比尔通过承认自己想要留在华盛顿对它们作出了驳斥。

如果我们要给这三个2012届选秀出身的球员做个忠诚度排名,那么比尔大概会出现在第一位。开拓者和勇士给利拉德和格林提供了更多的留守理由,不管是围绕他们打造的球队阵容,还是他们自己创造的更高层次的成功。毕竟在拥有比尔的十年里,奇才只赢过三轮季后赛,且从未跨越东部半决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