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9日,《法国足球》杂志金球奖年度颁奖典礼在法国巴黎举行,梅西第7次捧起金球奖奖杯。但实际上,早在那之前,梅西就已举起过那座奖杯。那是在梅西家中,《法国足球》杂志记者弗洛朗托尔许(Florent Torchut)对他进行了专访。托尔许带着金球奖奖杯,并把金球奖奖杯递到梅西手中,让他举着奖杯拍照。

托尔许是《法国足球》杂志和《队报》记者,曾常驻巴塞罗那,跟踪报道巴萨。截至目前,他曾3次采访梅西,其中2次是在梅西的家中。去年11月,金球奖颁奖典礼之前,托尔许带着《法国足球》杂志采访团队到梅西家中采访,并亲手把金球奖奖杯递到梅西的手中。

接受阿根廷TyC Sports电视台采访,托尔许谈了自己对梅西的印象。“他是非凡的,在场外也是位巨星,他很朴实,让你感觉很舒服。我三次采访里奥,两次是在他家中。在那里,我更了解了梅西的世界,更理解了他的家庭,他的家庭也很朴实。最后一次采访时,对于这一点,我们谈了很多,谈到他父亲传给他的谦卑,谈到了罗萨里奥的文化。”

对于梅西对巴黎这座新城市和巴黎圣日耳曼这支新球队的适应情况,托尔许给打了5分。“梅西非常喜欢一成不变的日常,重新适应对他来说总会有一点难度。所有人都把他跟巴萨时的梅西进行比较,跟在阿根廷国家队的梅西进行比较。他不像从前那样踢,他在场上的位置更靠后,成了组织者。因此,他成了法甲的助攻王。在巴萨时,他什么都做,解决所有问题。现在,他不能那样踢了,因为身体限制了他。”

在巴黎圣日耳曼,梅西甘愿为姆巴佩做嫁衣。托尔许说:“姆巴佩出生在巴黎,他是属于未来的球员。梅西想要为姆巴佩服务,因为他希望球队运转得更好。他的谦卑使他愿意为姆巴佩服务。自从梅西来了之后,姆巴佩对梅西很是夸赞。在他看来,梅西是世界最佳球员。”

2月15日,欧冠1/8决赛,靠姆巴佩第94分钟的压哨球,巴黎圣日耳曼才主场1比0小胜皇马。那场比赛,梅西踢得不算好。第61分钟,姆巴佩制造点球,梅西罚点却被库尔图瓦扑住。赛后,托尔许供职的《队报》只给梅西打了可怜的3分。

接受TyC Sports电视台采访,托尔许也谈了这件事。他说:“跟皇马的那场比赛是晚上踢的,有四五位(《队报》)记者报道那场比赛。有两名记者,其中一人负责为皇马打分,另一个负责为巴黎圣日耳曼打分。如果比赛下午打的话,我们赛后会对打分进行讨论。我不会说出我同事的名字,但我不赞同他。上半场,梅西传给姆巴佩一脚好球。如果姆巴佩处理得好的话,那应该是个进球。梅西还传给内马尔一脚好球,此外还有两脚能帮助队友破门的传球。梅西射失了点球。他(我的同事)本来想给梅西打4分,因为射失点球,他给打了3分。要让我打的线分。”

《队报》给梅西打的3分,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托尔许解释说:“如果是个不太有名的球员,以那场比赛的表现,你会给他打5分或6分。但因为是梅西,对他的期望更高。他让我们习惯了看他每每有非凡的表现。谁也没想到那(3分)会成为一个丑闻,会引起全球反响。他(我的同事)跟踪报道巴黎圣日耳曼已经很多年。不过,在我看来,里奥没有受到记者打分的影响,那位记者有点想出名。里奥没有因此就改变他的生活。”

另一次,也是因为金球奖颁奖的缘故,托尔许在梅西在巴萨的家中采访他。那一次,没脱鞋。

托尔许还谈了对大巴黎现任主教练波切诺蒂和绯闻中的新主教练齐达内的看法。“波切诺蒂收到很多的批评,是因为他在巴黎圣日耳曼已经一年半了,可外界却看不明白他是想控球还是想防反,波切诺蒂有点像贝尔萨。对于一支80%或90%的球队,他能让它发挥出110%,可他不适合一支巨星云集的球队。至于齐达内,他会给球队带来一种打法,可球员们却无法被说服。巴黎圣日耳曼想用他。可他出自马赛,而马赛和巴黎圣日耳曼是相互间最仇恨的球队。”

托尔许也谈到了去梅西家采访时把鞋脱掉的原因。“我们进去了,房子很富丽,地上铺着大理石,地毯是新的。我们的头儿(一进门儿)就脱了鞋,我们所有人都效仿他。事实上,当安东内拉(从楼上)下来时,她问(梅西):‘是你让他脱鞋的?’梅西回答:‘不是,不是,不是我。’他就在那里接受了采访,我就没穿鞋采访了他。”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